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资讯
收藏本站 | 设为首页

多玩棋牌:死者肝肾被假捐献:这应该属于买卖器官,岂止是简单的侮辱尸体

就在8月13日,怀远县检察院工作人员向媒体爆料了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消息:怀远县怀远县人民医院六名医护人员,竟然以“捐献”的名义,私下里摘除和倒卖死亡病人的人体器官,结果被亡者的家属看出来端倪,最后报了案。

53岁的李萍重伤入院,家属被告知其脑死亡后放弃治疗,并在一份器官捐献登记表上签了名;被宣布临床死亡后,肝肾器官被摘除,家属获得20万“补助金”,但她的儿子石祥林却发现“捐献”有假。

这起离奇的案件发生在安徽蚌埠怀远县人民医院。怀远县红十字会工作人员证实,李萍的器官“捐献”,并非通过正规途径,“是医生的个人行为”。

据了解,涉案的6名医护人员已被以涉嫌侮辱尸体罪逮捕。据怀远县公安局政工室相关负责人介绍,此案由市、县两级公安联合调查,目前仍在侦办中。

这件事情匪夷所思到令人不寒而栗,延展一下思考,一个血淋淋的地下器官交易市场就跃然纸上,所以彻查是非常必要并且重要的!

曾经有人把街上骗来的人推进矿坑,伪造身份后勒索不菲的赔偿金,也有人为自己亲属购买多份保险,谋害后从保险公司骗取高额理赔,而在旅游行业、医疗行业、零售行业中买卖人头的事情更是屡见不鲜。

由此可以看到,每个人都是有价码的,抑或是被别人标过价的,这些价格本身不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死,但是一旦有人掌握了生死和价格之间的钥匙,整个行为就会细思极恐。

可疑的器官捐献登记表单说器官移植的流程,详细的可自行百度清楚,就一个排队问题,多少人在恐惧死亡里煎熬着,期盼着有个配型成功的器官能够拯救自己的生命。排在优先位的配型不上那是自己的命,但直接从器官来源源头拦截希望,着实令人绝望。

在ICU里一点小的变化都会导致重症的病人永久的醒不过来,这是一个分分钟决定生死的地方。如果一个医生以贩卖器官牟取暴利,如果你的主治医师是一个器官贩子,那么面对病床上的病人,很难想象他会尽力施救,这些人死去对他来说意味着更大的潜在价值,那么谋杀也不过就是一线之隔!

被捕的一共6人,显然之前就已经比较串谋好了,一个科室的医生都消极治疗,本来能救活的人也难逃鬼门关,这和谋杀有什么区别。

现在这涉案的6名医护人员是以涉嫌侮辱尸体罪逮捕,某种程度上真的希望只是侮辱尸体。否则真的不敢想象这个社会的黑暗。

事实上,一开始我不信,认为根本不可能,但是现在还没有相反的信息流出,那就要往另外一个方向想了。

这事情必须彻查,而且说不定能揪出一大串。我稍微查询了一下关于器官移植的流程,大家就知道里边的细思极恐之处了。

不是一个人需要移植,另一个人的器官能被捐献,就能成的,必须配型通过。所以需要接受移植的病人肯定有血样和结果在红十字会,如果有了器官,要先抽供者的血去红十字会配型,才知道哪里有人能用上这器官。两边可能距离几千公里。器官取出来以后保存时间很短,这边取出,那边就开始准备移植手术,两边医院动用的人力物力相当可观的。

现在好了,居然有可能私下交易!!我们看看这个“私下”得怎么操作。

谁需要移植?犯案者怎么知道?等待移植受体的信息和免疫配型结果泄露了吗?

如果医院做不了移植,那么移植中心接受供体时是不是必须同红十字会交接,料想应该是需要的。那么,移植手术施行的医院知不知道这个器官没有在红十字会登记?如果知道,那就是一伙的;如果不知道,那么为什么会不知道?

至于质疑家属为了钱而诉至媒体的那些人,脑子被无良媒体挖出来贩卖了吗?确实,开始的20万加后来的46万对谁来说都不是一笔小钱。但绝大多数人不都是钱的奴隶,他们更需要的是公道。钱是买不来正义的,要的就是一个说法,这个说法千金不换。为什么江歌妈妈散尽家财也要让陈世峰得到应有的惩罚,因为他们就是要这个公道,这个社会应有的公道。那些扭曲如蛆虫的人,希望你们能在你们亲人器官被卖后笑着替他们数钱!

通过银行向家属转账20万元基于国人几千年的风俗和生命观,器官捐献在中国起步薄弱,这个事业是需要全社会保护并且扶持的。这个平台无法做到绝对的公平和每个人的满意,但是绝不是黑市泛滥的借口。诚然器官移植可以给生命更多可能,人人享有医疗也是人的基本权利。但前提是“器官捐献与移植”这套医疗制度必须规规矩矩的才能运行和维持,不能任由权贵摆弄规则。这种逾规越矩的行为必须严查严惩,才能给人以生的希望。